本站刚刚建立,还有很多地方尚未施工完毕
武林文学 > 余温未了 > 第六十三章
  光在尘埃里孤零零亮着。

  当俞适野说出过往真相的时候, 温别玉的大脑一片空白, 他做了一件事。

  他冲上前,抱住俞适野,抬手遮住俞适野的眼睛。

  他喃喃着:“别看, 不要看,不要看……”

  不要看那些画面, 不要看会让你痛苦的所有事情——

  他心中有无数急迫想要告诉俞适野,可话到了嘴里, 就只剩下单薄苍白的重复。

  冰凉的冷意笼罩着他的身体,骨头咯吱咯吱地响,泛酸泛疼, 一如高烧时候的症状。

  但有些时候, 越痛苦,越清醒。

  当知道真相的刹那,他不受控制的抬手遮住俞适野眼睛的同时, 温别玉就理解了俞适野多年来的隐瞒。

  我想保护小野。

  小野也想保护我。

  面对这样的真相, 他不知道是直面现场,始终将秘密埋藏在心中的俞适野更可怜,还是远在他方,连真相也不能得知的自己更加可怜。

  但他更加清晰地明白,这九年里, 俞适野究竟为自己做了什么。

  哪怕在最无助崩溃的时光中, 哪怕误会让两人相隔千万里,对方的爱始终在。

  在他面前, 伫成一堵无言的墙,为他遮风挡雨。

  “小野,”他向俞适野索求,“抱抱我,好不好?我有点冷,我很冷,我需要你,需要你抱住我……”

  俞适野的回答是环绕在温别玉身上的双臂。

  他用力将人抱住,牢牢地,似乎要将温别玉嵌入自己的身体中,也好同生共死。

  许久许久,俞适野开了口,他已极力压抑,可心中的彷徨还是从声音里流泻出来:“你怪我吗?”

  温别玉摇了头,并在俞适野再度开口之前明确告诉他:

  “我不怪我,我从未怪你。”

  从前是,现在也是。

  我从未自你身上得到任何负面的东西,只有温暖,无穷无尽的温暖。

  “我这九年,过得没有任何负罪。”

  温别玉知道,这是俞适野最想听见的话。

  “而现在,”他从口袋里拿出奶奶送给他的那枚勋章,或许是巧合,也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,这一趟回来时,他将这枚勋章带上了。他把勋章放在信纸上方,他告诉俞适野,“经过了安德烈和奶奶的事情,我多少能够读懂爷爷当时的想法……小野,是你让我明白了这些事情,是你让我能够支撑下去。”

  “所以,”温别玉告诉俞适野,“不要一个人承担这些,把你身上的重担分我一半,我们一起去看爷爷的信,看